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江湖我独尊 > 第70章 百姓士绅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.www.zbiquge.com】

    古时百姓愚昧,见识也很短浅,所以了解到神木帮这张告示的大概内容后,大部分百姓都以为神木帮是想再找个由头刮钱。

    须知,神木帮虽然立足纪塘关二十多年,做得也是白道买卖,但到底是动辄与人打杀的江湖帮派,更时常有帮众欺压百姓,因此给百姓的好印象并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几年前欧阳虎听从田雨浓建议,开始向商贩们收取保护费,在百姓中的口碑就更差了。

    而今神木帮说要修路、修港口,百姓们自然不可能一下子就信任了并感恩戴德,只会从坏的方面却揣测神木帮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但余四早年卖米糖去过颇多地方,成匪徒之后更是做了近十年的探子,见识却比一般百姓要多些,想得也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神木帮若要搞钱,根本没必要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告示贴出来,若是日后神木帮行事与之不同,那不等于打自己的脸?

    正如之前一人所说,欧阳野难道不要脸面的么?

    须知,在江湖上混的,如向家那般恶名在外或许会让人厌恶,却并不会多么看不起;但若是说话做事首鼠两端,那便会威信荡然无存,让人笑话了。

    余四这几日对欧阳野了解已经颇多,觉得这位年轻的帮主绝非那种目光短浅之辈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要修路、修港口,为百姓做事,那这位欧阳帮主志向可不小啊,比之向家父子也不知强到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感慨一声,余四退出人群,挑起不远处的糖挑子,看不远处有指引的神木帮弟子,便顺着对方的指引,在镇口外摆摊卖起米糖来。

    至于镇中的情形,他相信很快就会有好热闹的人去看了回来吹嘘,那时他自然就知晓了。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神木帮木行旗下五个堂口,平时每个堂口有一般人轮休,待在神木商行大院习武练功。

    欧阳野将这些帮众,以及力堂、赌堂、卫堂、刑堂轮休的帮众都集中起来,共得150多人。

    在公布告示当日,他便带着这些帮众弟兄,到镇中清除垃圾,进行大扫除。

    当然,这年头上位者需得威严,所以他只是指挥者,并不真正参与干活。

    因为欧阳野已经许下赏钱,所以哪怕大部分帮众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搞这个大扫除,依旧干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一大早神木帮就拦住了镇子的几个出入口,并让几队帮众敲锣打鼓的净了街。百姓们也不愿招惹这些江湖汉子,便都关了门,只是免不了有些人好奇地从门缝或者墙头偷窥外面动静。

    如黄家,此时父子俩人都踩着梯子,趴在墙头。

    “你上来看什么?给我滚回去读书!”黄老爷看儿子从旁边冒出来,不由扭头皱眉呵斥道。

    然而黄家少爷并不怕他老子,当即顶嘴道:“凭什么您能看我就不能看?我非要看。”

    黄少爷是独子,黄老爷多少有点宠溺,因此一见呵斥不凑效,竟然耐心解释起来:“我是看他们会不会撬开我家铺子,那些丝绸,丢了一匹至少也得损失好几两银子,那时可就心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黄少爷切声笑道:“就算他们真撬了门拿走丝绸,您还敢去阻止不成?”

    黄老爷听了儿子这话,不禁脸色胀红,噎了两息才强自道:“我也是与那陈延谈过生意喝过茶的,这些神木帮的人若敢动我家铺子,我肯定会去找陈延老儿说道一番!”

    “嘘!”黄少爷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打眼色道:“爹,神木帮的人来了,小心被他们听见!”

    黄老爷吓得身子一抖,险些跌下梯子。

    待他紧张地四处扫视,却见神木帮之人才在很远处露个头,离这里远着呢,根本不可能听见他说话,再看儿子一脸开心的笑容,他顿时明白,自己又被儿子耍了。

    羞恼之下,黄老爷又硬起心肠,呵斥道:“你个不孝子,还不滚下去?明年若是再考不上秀才,我就···我就不给你零用钱!”

    听黄老爷用零用钱来威胁,黄少爷这才收敛了些,却依旧不愿下去。

    他正色道:“父亲,您就别逼我考秀才了行不?我从十三岁中了童生考到现在,八年三考皆不中,说明什么?说明我没那个命!”

    “再说考中了秀才,后面还有举人那一关要过呢。五柳村的姜白知道吧?十五岁便是施州府试的案首,又以院试第二名得秀才,曾经名传整个施州府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如何?在乡试蹉跎一二十年不说,最终竟然莫名落了个终生不得参加科举的下场!依儿子看,科举之路于咱们这些文风不盛之地的人而言根本就走不通!”

    黄老爷口才本就不如儿子,何况儿子说得科场上的事他知道得很少,因此听完只能瞪眼喝问:“那你想做什么?等着我死了好继承家产,做个小地主、小商贾吗?!”

    黄少爷像听不出老父亲明显是骂他的话一样,自信地一晃脑道:“父亲请放心,您儿子不是那种混吃等死的人。我不想考秀才,却也不想继承您的家业。”

  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