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不可思议的迦勒底 >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,再生产!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.www.zbiquge.com】

    做好准备踏入宫殿之中准备,但在真的进来之后,刘远还是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摆满了油画的精美长廊,上方是弧形的网格玻璃,阳光透过玻璃照射下来,在木色地板上留下斑点。

    本来还以为是跟奥尔良城主堡一样的样式,但是进来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区别就像满是铜臭味的交易所和顶尖艺术家的画展一样明显。

    玛修左右看着长廊墙壁上挂着的画作,发现其中有不少都很眼熟。

    “这里.......难不成是卢浮宫博物馆?”玛修犹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实际去过,但玛修在迦勒底的资料上了解过‘卢浮宫’这个位于fa国的有名艺术馆。达芬奇的著作,世界闻名的《蒙娜丽莎》就保存在这座博物馆之中。

    这里的内部装潢跟卢浮宫很像。

    “把世界最顶级的博物馆都给复制出来了吗,有一手啊。”达芬奇手搭在下巴上站在一幅画前端详着,嘴里哼哼有声,一副兴趣盎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看着的这幅画上描绘的是一个大教堂,拿破仑手持王冠,即将戴在跪倒在台下的王后的头上,两名侍女拖着王后红色的长袍,周围达官显贵皆静默围观,座上的主教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即便是对艺术界毫无了解的刘远也认得出来,画上画的是1804年拿破仑一世在巴黎圣母院加冕时的场景,油画的作者是fa国画家达维特。

    这是一幅被收藏在卢浮宫的世界名画,刘远记得很清楚,在前世读高中时,他在历史教科书上见过这幅画,印象十分深刻。

    “可惜,这个也是赝品。”达芬奇用肯定的语气定言道。

    既然是达芬奇说出来的话,那应该就是真实的吧。

    “赝作卢浮宫吗........还真是大手笔啊。”刘远扫了一眼蔓延到极远处的长廊,墙壁两边挂满了数之不清的比例各异的画作,忍不住惊叹道。

    光是有耐心和热情画出这么多高仿赝品,就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满到快溢出来的赝作气氛,毫无疑问,这里就是赝作英灵们最重要的根据地,他们果然没找错地方。

    一行人顺着走廊行走。

    中途没有岔路,没有拐角,什么都没有,一条笔直的长廊延伸到远处,令人不禁怀疑这条长廊是不是超出了这个宫殿应有的宽度。

    ——或许是魔术的效果吧。

    在这个超现实世界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,多半可以用这个理由来解释。

    真是个便利的单词。(小声)

    一行人走到尽头之处,终于见到了拐角,转个弯之后,众人发现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行走的长廊像一条只允许一辆小轿车开过的小巷,那么他们现在所处的空间就是可以用‘大厅’或‘大殿’来形容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大殿的主基调并不是高调的金色,而是令人联想到圣洁这个词的纯白,脚下的大理石地板有着非常漂亮的纹样,两边可以看到精美的花瓶或雕像作为装饰,头顶挂着漂亮的水晶吊灯。

    刘远等人的注意力很快放在纯白大殿的中心,或坐或立着三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最引人注目的是坐着的那位,从背影上可以看出是一名女性,银色的长发略微卷曲着长铺而下,身上穿着黑色的甲胄,手边放置着一支旗枪。

    只是背影就透露出了足够多的信息,对她印象深刻的刘远等人一眼就认出了她是谁。

    在法兰西特异点操纵飞龙,毁了半个法兰西导致人类史错位,从吉尔·德·雷元帅的愿望中诞生的圣女贞德的赝品——龙之魔女,黑贞德。

    黑贞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玛修、齐格飞和贞德惊讶的脸上仿佛在述说着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而早就从各方各面的线索中猜到了答案的刘远和达芬奇面无表情,甚至还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黑贞身后的两侧站着一男一女。男的身穿魔术长袍,抱着魔导书,皮肤像死人一样发青,看起来十分邪恶。

    女的一方有着用闭月羞花来形容也不为过的精致相貌,偏青色的长发像是翅膀一样微张着铺在背后,右侧的刘海几乎遮住眼睛,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类似水手服的黑色连衣短裙,双手、双脚和腰间戴着华丽的深蓝色甲胄,手上一把尖端为中空心形的长枪微垂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的身份分别是在法兰西特异点见过的吉尔·德·雷元帅,还有北欧神话中大神奥丁的女儿,与‘沃尔松格传’中的大英雄齐格鲁德相恋而招致悲惨结局的瓦尔基里(女武神)布伦希尔德。

    跟黑贞不同,这两位赝作英灵是严阵以待的面对着刘远一行人的。

    元帅吉尔·德·雷看见贞德明显有些激动,而布伦希尔德却是面无表情,眼底有些冷意。

    只要见识到他们准备充足的装备和严阵以待的气势,就能明白刘远等人的动作恐怕早就暴露在他们的眼底下——跟刘远预想的不一样,他们根本是不屑于使用什么陷阱,就在这里等着刘远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