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一一零一 > 第145章 计时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.www.zbiquge.com】

    四月落幕了,那已经过了的两关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欢心的吧,大部分都是。体育失分的同学很少,听力口语考试也都考的不错,这样子的开头就像扑面而来的五一假期般欢愉,那三天的时间就像上天的馈赠,尽管每天都被作业包围着,但心里的那份轻松是存在的,也许不是对所有人,但吕也就是如此,荡漾在心里的那种感觉跟那时候的释然很像,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样,要是真要找出些不同,那就是释然降临时候,眼前目睹着的景色吧。

    今年,吕也没有见着油菜花遍地繁华的景色,那片金黄一直存在他的记忆中,每次想到时,就会有一阵阵的温暖遍布晴空,那一亩接着一亩的花田洋溢着的朝气令人神往,花香是怡人的,花色是暖心的,它们生在冬季,盛在春分,开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风景。

    他们想回家看看,见见爷爷奶奶,望望外公外婆;他们想坐在那方餐桌上,说说笑笑,嘻嘻哈哈;他们想睡到那张床上,舒舒服服,安安稳稳。

    渴望的不算远,可五一的这三天,他们依旧待在了车库里。

    母亲还是忙着照顾姨婆,就好像只要有一天不去,姨婆就会跟这个世界说再见。

    她不是她的医生,她也不是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她也是个病人,她也是位母亲。

    忙里忙外的母亲一直都没从孩子们的眼里离开过,吕也吕行心疼着妈妈,每次老爸打来电话,兄弟俩就会忍不住去抱怨。

    “在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学习。”吕也将那个“习”字拉的很长,不想停下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你妈呢?”

    “忙着呢,准备去医院,你懂的。”语气里的无奈调和着失落。

    老爸每次都会问孩子们自己老婆在干嘛,他俩聊不上几句,真的聊不上几句,她太忙了。这并不是夫妻俩的感情淡了,绝对不是。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?”母亲忙着手里的活。

    “老爸的。”吕也或吕行会拿起手机朝着她跑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接,我忙着呢。”这是母亲一贯的拒绝方式,吕也吕行已经习以为常的拒绝方式。

    老爸的电话从来没断过,那时候没有什么视频通话,见不着对面的模样,一切都是两串号码之间的交流。不知道聊的什么,一句“你在干嘛?”、一句“最近怎样?”、一句“吃的啥?”……这些简简单单的日常变得那样的稀奇古怪,那样的新颖惹人。从泰州去唐山一千多公里,这是他们跟老爸心与心的距离,记不得上次跟他拥抱是什么时候,也许活过的那些日子里就没有跟父亲抱过,记不清上一次他发火是在什么时候,也许从孩子出生起,那个男人就因为他们改了脾气。

    母亲很温柔、父亲也是。

    出去走走,在五一节的晚上,吕也有空都会去区逛逛,一个人也好,吕行陪着也行。

    沐浴着那片温柔的月光,脚步停在了公寓下的那片娱乐场所,那里有座城堡式的滑梯,那里是区孩子们的天堂。

    这时的他依旧是个孩子,吕也会走进那座城堡,坐在城堡上的一个窗口,安静地坐着。不知从何时起,他喜欢上了这种感觉,遥望着头顶的那片天,不用去好奇星星多少颗,也不用知道月亮有多远,就这样安静地看着,看着那片美,深邃的靛蓝。

    喜欢是不冲突的,公寓跟吕也都在这片天空下,那月高高地挂着,在那幕深蓝地帘子上。

    星空上的眼睛闪着光,琳琅满目的景象点缀着月色,繁华了夜空。

    就这样静静地看着,心里是满足的,满足感装满了心里,不多不少着,刚刚好。

    简单的走一走,随意的逛一逛,抬头仰望星空是故意的,因为能看到那栋公寓,因为能看见那个窗口,说不定能看到那个她。

    星空的美跟她完全不同,她是艳阳的高照,星光不及她的光辉,可星光的静谧是烈阳没有的,月色的温柔是隐约的,是默默的,她的温暖是拥抱的住,亲吻的了的。

    窗户是闭着眼的,黑色将它吞噬着,吕也知道那屋子没有人,没有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本可以走进那栋公寓,也可以毫不顾忌地来到1101的门口,尽情地去抚摸那扇门,安心地去回忆那间屋子里发生的故事……可吕也并没有那样,甚至没有朝着公寓迈去一步,他只想安静地待着、安静地看着,就像这夜色一样静谧着。

    漫步在月光下,身影倒映在那流水中,它从吕也的脚跟出发,延续拉长。

    路灯下盘旋的飞蛾三三两两的,它们不寂寞,一家老飞呀飞呀,吕也算不上寂寞,至少他还有自己的影子陪伴着,更何况有时身旁还会多出吕行。

    五一假期来不及回味,它走的太快,当吕也回过头时,自己已经背上书包。

    回学校的路走了那么多遍,现在,遍数成了倒数,吕也不知道还能走过几回。

    星期天的下午的学校北门是紧闭着的,所以吕也只能从南门回学校,依旧是那羊肠道,有时是他一个人,有时是跟吕行一起。

    他会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